开发方向
最近,地理信息系统(GIS)的开发与应用越来越多的倾向于Web端,Web端开发确实比以C# ArcGIS Engine为代表的C/S开发更具优势,而且可以通过H5轻松实现跨平台。做过进入这个行业有一段时间的人,想起自己在学校时,没有人指导开发,自己苦苦摸索,却事倍功半。写下这篇博文给那些在校的GIS学生介绍一下WebGIS开发的大致路线和入门知识吧。

首先,WebGIS的开发平台主要有以下四类

商业平台
ArcGIS、超图、MapGIS等商业平台,其中以ArcGIS JS开发应用最广,性能也稳定,学习资料和代码也比较多。

开源平台
开源WebGIS平台很多,如OpenLayers、Leaflet等,其中OpenLayers的应用最为广泛,功能也最强大,而且一直在更新,使用者众多。比较有意思的是,在之前打开MapGIS的Web开发代码,居然发现了OpenLayers的JS文件。

百度、高德等地图平台
这些平台虽然不是为GIS而生,但是其定期更新的地图,省去了开发时搭建地图服务器的麻烦。很多非GIS开发人员也能轻易开发。对于个人或者非商业的应用是免费的,实际开发过程中,也有很多不侧重与GIS开发的公司在进行百度等地图平台的开发。

基于WebGL或其他图形语言的底层开发
前面三个说的都是二次开发,有一次强调自己品牌和地位的公司会基于WebGL或其他技术进行更底层的图形发开,对开发人员的GIS知识和算法准备有很高要求。开发周期长,前期投入较多,进行此类开发的人员较少。

开发技能掌握
如果你是一个想进入WebGIS开发的人员,或者在书本前徘徊迷茫的GIS学生,下面就是你做WebGIS开发需要准备的技能

知识结构
进行WebGIS开发之前,你一定要有这样的清晰的模型,WebGIS是如何工作的,地图是如何展示出来的。你需要了解以下名词和它们之间的关系:

地图服务器
地图服务(OGC、WMS、WFS、TMS、WMTS)
GeoJson
地图切片
后台
开发基础
Html5、CSS、JavaScript——Web开发共同基础
ES6——JavaScript的新一代标准,新版本的WebGIS平台多依赖于ES6
基于一定的后台开发的经验或知识,毕竟要从html页面去后台查询空间数据信息
ArcGIS等商业平台开发入门
虽然商业平台比较多,这里就说应用最广的ArcGIS JS开发,写文章时,最新版本是ArcGIS API for JavaScript4.8。

ArcGIS Desktop基础操作——会数据简单处理,坐标系转换

ArcGIS Server——可以发布各类地图服务

ArcGIS API for JavaScript可以调用各类地图服务

可以使用ArcGIS Server发布空间处理服务(更高级要求)

OpenLayers等开源平台开发
GeoServer——类似于ArcGIS Server,开源地图服务器,一般与开源地图平台搭配

Udig——用来配置GeoServer中地图样式

PostgreSQL与PostGIS——开源空间数据库,存储数据,简单分析

高德等地图平台
如果你会了前面两类开发,百度、高德、腾讯地图等也不觉得有什么难度了。会JavaScript语言,对照着官方的开发文档和教程,很容易就写出来了。

总结
基于WebGL或其他图形语言的底层开发不适合GIS新人去做,需要你工作几年,自己总结出一些东西,再做的话,做出来的更实用,开发的过程中也就知道哪里应该优化。

GIS开发人员,不明白时,开发文档和官方Demo是最好的老师。经常遇到很多人,官方开发文档和Demo有的东西,还去问别人,这样做,没有人愿意给你讲太多的。
———————
作者:gisuuser
来源:CSDN
原文:https://blog.csdn.net/gisuuser/article/details/81938628

从秭归县茅坪港乘船上行,船还未到兵书宝剑峡口,左岸一座犹如斧削的山体赫然映如眼帘,仿佛一只手臂插入江心。远远望去,一道道裂缝将巨大的山体分割成片状和块状,大有分崩离析之势。

站在船头,链子崖危岩体上地质工作者用混凝土浇筑的一层层“铠甲”和一个个铆钉般棱角分明的水泥墩清晰可见。同行的专家说,链子崖危岩体经过地质科技人员和施工队伍5年的努力拼搏,于1999年8月全面竣工,在经过了近20年的监测和三峡水库坝前175米蓄水检验后,运行效果良好。

链子崖危岩体位于湖北省秭归县新滩镇(现改称屈原镇)长江南岸的临江陡崖上,距三峡大坝仅25公里。在南北长700米、东西长210米的岩体上,被58条宽大裂缝所切割,形成了总体积达300多万立方米的危岩体,成为长江航道咽喉的严重隐患,是威胁三峡大坝的一颗“定时炸弹”。

链子崖危岩体有长期的崩滑史,其中1030年、1542年两次崩滑分别导致长江断航21年和82年。1964年以来,山上时常滚石入江,给航运构成严重威胁。1985年链子崖对岸新滩发生3000万立方米的大滑坡,将有900年历史的新滩镇推入长江。一位目击者曾回忆,滑坡入江时激起浪高70米,涌浪39米,击翻机动船只13艘,造成10余人死亡,滑坡岩土占据长江航道30%,被迫停航12天。

新滩滑坡后,长江航道已偏向链子崖,一旦危岩体崩塌,势必造成堵江断航,并直接影响三峡大坝的建设和安全。按专家当时的估算,直接经济损失将高达30亿元。

如今,链子崖危岩体治理工程已竣工近20年。我们坐在现场监测中心的处理机房,通过一个个监测点和纵横交错的监测网线,短短几分钟,便可采集到监测数据并对其做出技术处理。承担这项工作的技术人员介绍说,链子崖危岩体监测系统设置各种监测点135个(处),是一个多手段、立体化、数据采集部分自动化、计算机数据自动处理的预测预报系统,将及时、准确地对危岩体的稳定性及变形趋势进行分析、预测和预报。

1999年链子崖危岩体防治工程结束后,监测工作由防治工程施工监测转入防治工程效果监测阶段,并对危岩体的治理效果和稳定性进行评价,对危岩体的发展趋势进行预测。通过监测表明,链子崖危岩体主体工程从锚固开始到竣工以来,其岩体变形已趋于稳定,危岩体已停止了持续20多年朝长江临空方向的变形,有的缘缝已逐渐闭合。专家们通过现场鉴定和监测数据分析,认为链子崖监测区域的危岩体变形经历了治理前的明显变形期,防治工程过程中的施工扰动期,工程结束后的应力调整期,再到现阶段的相对稳定期,工程运行效果良好。

经过地质科技工作者治理后的链子崖,已形成了一处处新的景观。2004年6月,湖北省秭归县屈原镇开发链子崖,修建集登山、览胜、地质探险于一体的风景区,依山建“祝融”雕像、“橘颂园”、归乡寺、瓦岗寨、招魂台等大小景点百余个。在山下仰望,链子崖直逼云天,裂缝森然,摇摇欲坠;攀登链子崖,沿着古人在悬崖上开凿的栈道和链子攀登到山顶,巨大的崩滑体被一根根钢索牢牢的固定在山体上;崖顶俯瞰,江流如线,行船如蝼似蚁,危岩体治理奇观、西陵峡风光、高峡平湖胜景尽收眼底,一览无余。在15个主要景点中,就有链子崖一、二号裂缝、地质博物馆、链子崖治理纪念碑等。

在临江绝壁条件下实施的链子崖危岩体综合治理工程,在三峡库区乃至国内外地质灾害治理中实属罕见,已成为我国重大地质灾害防治工程的样板工程。

连续15年实现地质灾害防治零死亡

三峡,自古就是无峰不雄、无滩不急的天堑险绝之地。而当一个巨大狭长的湖泊慢慢取代原来的长江河道后,库区两岸各种古老的和新生的地质灾害体更是纷纷活动,给三峡工程的建设运行、移民迁建造成了巨大的障碍,同时对三峡库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及时、有效地防治三峡库区地质灾害,成了政府和人民一场艰巨且代价高昂的战斗。

2001年,国务院决定开展三峡库区地质灾害规模性集中防治。到2009年,三峡库区实施完成崩塌滑坡治理工程435处,库岸防护工程254段、168公里;监测预警项目对库区255处重大崩塌滑坡和预测塌岸段实施专业监测预警,建成26个区县级监测站,组织6000余名监测员对3049处崩塌滑坡和预测塌岸段实施群测群防监测;搬迁避让项目完成568处崩塌滑坡影响区内6.88余万人的搬迁避让。此后,三峡库区地质灾害防治工程进入运行调试,为顺利实现135米、156米和175米试验性蓄水提供了重要的地质安全保障,有效保护了库区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长江三峡移民工程地质灾害防治工程于2015年6月通过了国家最终验收。

当记者再次走进库区时,被翻天覆地的变化所吸引和感奋:一座座现代化的新城在峡江两岸崛起,一条条宽阔的公路在峡谷沟壑间延伸,一座座大桥如彩虹飞架,一座座新修的港口码头与高峡平湖亲密接触……一个欣欣向荣的新三峡正以不可阻挡之势在迅猛崛起。

所到之处,当地干部群众无不自豪地说:三峡工程建设,使我们县城的发展至少提前了20年。“新三峡、新万州、新景观”的大幅标牌映入眼帘,164米水位标志时隐时现。三峡工程蓄水后,万州由原来的山城变成了美丽的湖城。

当记者一行在巫山新城布满高楼大厦的街上,寻找我们要去的国土资源局时;当我们为崭新的丰都宽阔而气派的街道、华丽的建筑而惊叹时;当我们在夜幕之中进入华灯初放、流光溢彩的奉节时,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些都是一个个地质灾害频繁发生且经过大规模治理的县城,我们还真以为到了深圳、珠海……

今天,在三峡库区地质灾害治理取得重大成果,地质灾害治理后续规划付诸实施之际,我们更加深切地感受到“三峡工程的成败关键在移民,移民的关键在地质”这句话的深刻内涵。

在三峡库区地质灾害治理工作中,监测预警工程和信息系统建设的同步实施,对库区地质环境管理和监测预警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成为全国地质灾害监测预警体系和信息系统建设的典范。

目前,三峡库区3053处崩塌滑坡和85处塌岸段均实施了群测群防,建立了县、乡、村三级监测网络体系,群测群防地质灾害点均落实了监测人和责任人,共投入技术和监测管理人员438人,群测群防现场监测人员5956人,三级监测网机构在防灾减灾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预测预报和组织管理作用。

三峡库区地质灾害监测预警工程建成后,经过了三峡水库多次蓄水考验,其中专业监测系统已成功监测预警滑坡28处,使受威胁的6911人紧急撤离。群测群防监测系统已成功预警了秭归县千将坪等72处滑坡,使15213人的生命财产得到了有效保护。为预防三峡水库175米蓄水后可能出现的地质灾害险情,三峡库区地质灾害监测预警工程扩大了监测范围,纳入库区地质灾害防治规划的崩塌滑坡4203处,其中对2968处崩塌滑坡塌岸实施了监测预警,监测涉及保护57.7万人。如今,三峡库区地质灾害防治已连续15年实现“零死亡”。

防灾减灾和新生隐患防治成为重点

三峡水库开始蓄水以来,“零伤亡”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水位到达175米以后,随着每年水位的消落变化,未来两岸边坡的稳定,可以说是最大的考验。

对此,中国三峡集团有关负责人说,三峡库区地质灾害越来越少了,这是肯定的。第一,全世界没有一个工程像三峡这样,对整个水库淹没区所涉及到的自然边坡做了这么大规模的调查治理,花了这么多费用。第二,三峡水库蓄水后,改变了两岸的受力条件,有一个库岸再造的过程,有那么个三、五年的水位涨落,基本上就可以稳定下来。

经过国家有关部门批复,三峡库区地质灾害防治后续规划(2011年—2020年)相继实施。通过预防为主,以避险搬迁为必要手段,以监测预警为根本措施,进一步加强三峡库区蓄、退水期的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确保三峡库区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截止目前,湖北省、重庆市开展了地质灾害工程治理实施项目241个,其中完工168个、在建73个;完成了4811处群测群防点和191处专业监测点建设和运行,完成了库区区县监测站、应急中心及省市地质环境监测总站等能力建设,配置了地质灾害应急车辆、监测和应急仪器等;完成了后续规划1302处搬迁避让项目的范围核定,并提交移民部门组织实施。

据三峡库区地质灾害防治工作指挥部有关专家介绍,三峡库区地质灾害防治后续规划实施以来,已经实现了三个方面的转变。一是工作方式从保蓄水的应急性防治逐渐转向了保运行的常态化管理。二是工作任务从治理已知隐患转向了防治新生灾害和持续治理遗留隐患并重。三是工作重点从组织治理工程实施转向以防灾减灾为主,取得了显著的防灾减灾成效。

第一,为三峡库区移民迁建城镇建设提供了保障。有效保护了库区移民迁建城镇、港口、码头和公路等复建设施以及文物古迹,保护了三峡工程正常运行和长江航运安全,为库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地质安全保障。

第二,为三峡库区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提供了保障。通过监测预警体系建设和运行,建成了地质灾害监测预警网络,实现了对地质灾害点的实时监控,专业监测和群测群防、互联网与监测预警技术得到深度融合,防治方式由传统向自动化、数字化和网络化转变,监测预警智能化和专业化进一步提高,建立了群测群防“四重网格”和“四位一体”管理体系,实现了及时预警和避险,有效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第三,有力支撑了库区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地质灾害治理项目与移民迁建城镇的市政工程建设相结合,美化了库区城市环境,开发利用了有限的土地资源。在防治过程中兼顾社会效益、环境效益和经济效益,最大程度地发挥了地质灾害防治资金的综合效益。

夜幕降临,江涛依然。乘船驶出西陵峡口,高峡平湖景色和三峡大坝雄姿一览无余。举世文明的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和沿江两岸的一项项地质灾害治理工程,向人们展示着人类的近代文明和科学技术水平,让人们在认识自然到战胜自然的过程中,进一步体会了自然的神奇和人定胜天的伟力。

贵州省地质灾害综合防治体系建设方案以“1155工程”(一台多网、一体五位、五台融合、五级管理)为总体思路,以“空-天-地”一体化调查方法和大数据防灾技术为手段,开展地质灾害调查评价、监测预警、治理工程和能力提升等“人防+技防”的防治体系建设,全面提升全省地质灾害综合防治能力,为构建百姓富、生态美、人居安的多彩贵州提供地质环境安全保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5437-1113311.html 

 

研究生在校期间,研究做得好不好,成果多不多,除了个人的努力以外,其实跟选什么类型的题目,也有一定关系。

科研课题有很多不同的分类,常见的分类包括:

一、按课题性质分类

即基础型、应用基础型及工程应用型。

不同性质的课题,在不同的发展时段,也会有以下第二种分类。

二、按发展时段分类

即经典、热点及前沿类课题。

对于发论文有要求的博士研究生来说,最好选基础研究或应用基础研究。这些课题一般具有理论上的前瞻性,容易出成果。对于时间相对较短,论文要求相对较低的硕士研究生,建议选择工程应用型。

当然,一般来说,研究生都会在刚进实验室不久后,就开始选题。对于实验室研究方向还不是很清楚、或者研究领域还很陌生的低年级学生来说,大部分选题是靠导师引导的,而导师一般又是根据现有课题的布局进行题目发布的。

因此,落实到实验室的具体选题,还会稍有变化。

1)短平快的工程项目,一般适合于进入实验室后的学习和练手,体验科研快感,但不利于作为学位论文的选题。

2)一年周期的工程应用课题,说明有一定难度,一般也会是团队合作,举众人之力。这种课题比较适合于硕士研究生选题。

3)3-5年内研制周期的课题,适合于硕、博士生选题,一定是理论性、创新性较强,也具有一定挑战性的课题。容易出成果,也有多人组成的团队作战。

4)所谓预研课题,也就是实验室想做,但还没有具体课题支撑的。这类课题,一定也是热点问题、实验室未来可持续发展所需提前开展的研究工作。因为是预研课题,老师的关注度不会很高,主要精力一定在现有课题的进展和实施中。因此,这类课题适合于喜欢自由研究,本身自学能力强、沉得下心的同学。如果不是这样的学生,最好避开选此类题目。结果,要么很好,要么很惨。

关于热点问题,如计算机视觉领域的目标跟踪,人工智能中的机器学习等,也要慎重考虑。所谓热,那就是做的人也很多,竞争也很强,要想做到顶尖不容易。

另一个建议,对于做信号处理或图像处理方向的研究生来说,最好是结合具体的应用来选题。即“信号处理+”或“图像处理+”应用领域的模式。毕竟是工科研究生,解决了工程应用领域的瓶颈问题,也是创新,尽量避免搞纯粹的算法研究。

个人之见,仅供参考。

许强教授提出的“空-天-地”一体化的“三查”体系,由高精度遥感+InSAR的“普查”、机载LiDAR+无人机航拍的“详查”、地面调查核实的“核查”共同组成的“空地”一体化的“三查”体系,以此来突破传统灾害隐患排查的极限和瓶颈,从不同角度和尺度来提前识别和发现重大地质灾害隐患,发现后再针对具体情况加以主动防范。

 

相关报道文章:

■追踪提案:《关于充分利用高新技术进一步提升我国地质灾害防治能力的建议》

■提案人:住川全国政协委员、成都理工大学地质灾害防治与地质环境保护国家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 许强

提案缘由——

我国山地丘陵区约占国土面积的65%,地质条件复杂,崩塌、滑坡、泥石流等灾害隐患多、分布广、防范难度大,是世界上地质灾害最严重、受威胁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目前已查明地质灾害隐患点近30万处,严重威胁着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面对严峻复杂的地质灾害防治形势,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地方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相关部门密切配合,基层干部群众共同努力,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取得显著成效,但依然存在高位隐蔽性灾害隐患识别与排查遭遇瓶颈、监测预警存在误区、专业预警工作薄弱等问题。

提案建议——

构建“三查”体系,提升灾害隐患识别能力。建议尽快构建由高精度遥感+InSAR的“普查”、机载LiDAR+无人机航拍的“详查”、地面调查核实的“核查”共同组成的“空—天—地”一体化“三查”体系,以此突破传统灾害隐患排查的极限和瓶颈,从不同角度和尺度来提前识别和发现重大地质灾害隐患,发现后再针对具体情况加以主动防范。

强化专业监测预警,提升主动防灾能力。建立适合各类灾害的预警模型和判据,研发和构建地质灾害实时监测预警平台,逐步实现灾害的实时自动预警和信息发布,使专业监测预警在防灾减灾中发挥更大作用。待专业监测预警技术成熟后,再逐步将该技术扩大到群测群防监测点。

发展与整合相关产业,提升灾害应急救援能力。充分利用相关区域在航空业方面的良好基础和优势,探索“通用航空+应急救援”模式,大力发展基于通用航空的灾害应急抢险救灾、医疗救援等新兴产业,建立空中应急救援体系。建立基于大数据的灾害应急测绘、监测预警、应急指挥与救援统一平台,全面提升灾害应急救援能力。

明确防灾思路,提升灾害风险综合防控能力。对已查明和新发现的地质灾害隐患点进行编目建库、科学管理,对灾害隐患点进行定量风险评估和排序。开展防灾减灾理论研究和高新技术推广应用,使防灾关口前移,掌握防灾减灾的主动权。

提案背后——

2017年6月24日,阿坝州茂县叠溪镇新磨村突发山体高位垮塌。许强同成都理工大学的裴向军教授收到信息后,立即赶往现场提供技术服务。2016年,该山体2400米处曾被确定了一个隐患点,但2017年的塌方地点比已知隐患点高出近1000米。

在随后的救援中,为了排查是否存在新的隐患点,地质专家团队徒步行走13个小时,登上海拔3000多米的塌方顶点,果然发现两处危岩体。对于这两处重大的新生隐患,相关部门立即进行了应急处置。

许强开展救援服务时就已经在思考:靠人跑,只能发现一般人正常能够达到的范围内的隐患点,如果再高,人很难走上去,隐患点也就难以被发现。因此有必要采取一些高新技术进行初步探查,在此基础上再派人有目的地逐一排查。今年两会,许强提交了这件提案,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能尽快开展相关工作,提高我国地质灾害监测预警和防治水平。

许强:构建新“三查”体系创新地灾防治新机制

“九寨沟等旅游区的地灾防治是我们一个关注的重点”全国政协委员、成都理工大学地质灾害防治与地质环境保护国家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许强教授告诉记者,“要建立地质灾害、地震灾害、山洪灾害、火灾预警的多灾中预警,还要有生态化的地灾防治理念。”

许强教授向记者介绍道,中国是世界上地质灾害最严重、受威胁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已查明地质灾害隐患点近30万处,威胁近2000万人和5000亿元财产的安全。

面对严峻复杂的地质灾害防治形势,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地方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相关部门密切配合,全国国土资源系统和基层干部群众共同努力,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取得显著成效。但也依然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高地震风险山区城镇仍面临重大威胁,高位隐蔽性灾害隐患识别与排查遭遇瓶颈,监测预警存在误区、专业预警工作亟待加强等问题。“高位隐蔽性灾害隐患是指灾害源区地处高位且植被覆盖严重,具有高位、高度隐蔽性的特点,人员难以达到。”

如何突破上述防灾救灾减灾瓶颈,破解防灾救灾减灾难题。许强教授认为需要引入现代高新技术和新理念,创新灾害防治管理新机制,构建新型防灾救灾减灾体系,才能突破传统的调查排查极限,变被动应急救灾为主动预防,转守为攻,提升地质灾害综合防范能力和水平,将灾害风险控制在可接受水平。为此许强教授提出四点针对性建议:

构建“三查”体系,提升灾害隐患识别能力

近年来,日本、我国台湾等在运用对地观测技术进行大型滑坡隐患的早期识别方面取得了较好的实效,我们应抓紧研究和推广应用。建议我国应尽快构建由高精度遥感+InSAR的“普查”、机载LiDAR+无人机航拍的“详查”、地面调查核实的“核查”共同组成的“空-天-地”一体化的“三查”体系,以此来突破传统灾害隐患排查的极限和瓶颈,从不同角度和尺度来提前识别和发现重大地质灾害隐患,发现后再针对具体情况加以主动防范。

强化专业监测预警,提升主动防灾能力

我国地质灾害点多面广,对所有隐患点都实施工程治理和避让搬迁是不现实的,其中大部分一般隐患点主要靠群测群防保证受威胁对象生命安全。专业监测预警可在灾害发生前发出预警信息,对危险区居民实施紧急疏散撤离,以此保证受威胁对象的生命安全。因此,除群测群防外,专业监测预警已逐渐成为国际上主动防止因灾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重要举措。对一些威胁人口较多、危害较大但短时期内尚不能通过工程治理或避让搬迁彻底消除隐患的重大地质灾害点,应尽快实施专业监测预警。同时,将全国已实施专业监测预警灾害点的监测数据统一集中管理,并结合气象监测资料和历史灾害数据,开展地质灾害监测预警理论研究,建立适合于我国各区各类灾害的预警模型和判据,研发和构建地质灾害实时监测预警平台,逐步实现灾害的实时自动预警和信息发布,使专业监测预警在防灾减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待专业监测预警技术成熟后,可逐步将专业监测预警技术扩大到群测群防监测点。

发展与整合相关产业,提升灾害应急救援能力

我国西部地区地形地貌条件异常复杂,一旦出现强震、极端天气、大型地质灾害等事件,很容易导致交通瘫痪,甚至形成与外界隔绝的“孤岛”。应充分利用相关区域在航空业方面的良好基础和优势,探索“通用航空+应急救援”模式,大力发展基于通用航空的灾害应急抢险救灾、医疗救援等新兴产业,建立空中应急救援体系。研发排危除险、道路快速清障、复杂环境应急救援、精准生命搜救等针对性、实用性强的专业应急救灾装备和智能救灾机器人。大力发展“大数据”产业,尽快建立基于大数据的灾害应急测绘、监测预警、应急指挥与救援统一平台,全面提升灾害应急救援能力。

明确防灾思路,提升灾害风险综合防控能力

抓重点,防大灾。建立地质灾害大数据平台,对已查明的和新发现的地质灾害隐患点进行编目建库和科学管理,对灾害隐患点进行定量风险评估和排序。政府防灾的重点应放在重点区域和重大隐患点上,尤其是背靠大山的重要城镇、人口聚集区,以及威胁人口众多的重大隐患点,只要重点地区重大隐患点得到有效控制和消除,便可大幅度降低因灾伤亡人数和财产损失。

抓协同,防风险。群防和技防各有优势,互为补充,不能相互取代和顾此失彼。技防主要用于识别和防范“大灾”,而群防则在防范点多面广的一般性灾害独具优势,应“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通过进一步“织牢群防网,织密技防网”,全面防范和降低和灾害风险。

最后,许强教授说,“未来,还要进一步加强地灾防治方面的人才培养,以及地灾数据共享,才能达到与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地灾防治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