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地质灾害综合防治体系建设方案以“1155工程”(一台多网、一体五位、五台融合、五级管理)为总体思路,以“空-天-地”一体化调查方法和大数据防灾技术为手段,开展地质灾害调查评价、监测预警、治理工程和能力提升等“人防+技防”的防治体系建设,全面提升全省地质灾害综合防治能力,为构建百姓富、生态美、人居安的多彩贵州提供地质环境安全保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5437-1113311.html 

 

研究生在校期间,研究做得好不好,成果多不多,除了个人的努力以外,其实跟选什么类型的题目,也有一定关系。

科研课题有很多不同的分类,常见的分类包括:

一、按课题性质分类

即基础型、应用基础型及工程应用型。

不同性质的课题,在不同的发展时段,也会有以下第二种分类。

二、按发展时段分类

即经典、热点及前沿类课题。

对于发论文有要求的博士研究生来说,最好选基础研究或应用基础研究。这些课题一般具有理论上的前瞻性,容易出成果。对于时间相对较短,论文要求相对较低的硕士研究生,建议选择工程应用型。

当然,一般来说,研究生都会在刚进实验室不久后,就开始选题。对于实验室研究方向还不是很清楚、或者研究领域还很陌生的低年级学生来说,大部分选题是靠导师引导的,而导师一般又是根据现有课题的布局进行题目发布的。

因此,落实到实验室的具体选题,还会稍有变化。

1)短平快的工程项目,一般适合于进入实验室后的学习和练手,体验科研快感,但不利于作为学位论文的选题。

2)一年周期的工程应用课题,说明有一定难度,一般也会是团队合作,举众人之力。这种课题比较适合于硕士研究生选题。

3)3-5年内研制周期的课题,适合于硕、博士生选题,一定是理论性、创新性较强,也具有一定挑战性的课题。容易出成果,也有多人组成的团队作战。

4)所谓预研课题,也就是实验室想做,但还没有具体课题支撑的。这类课题,一定也是热点问题、实验室未来可持续发展所需提前开展的研究工作。因为是预研课题,老师的关注度不会很高,主要精力一定在现有课题的进展和实施中。因此,这类课题适合于喜欢自由研究,本身自学能力强、沉得下心的同学。如果不是这样的学生,最好避开选此类题目。结果,要么很好,要么很惨。

关于热点问题,如计算机视觉领域的目标跟踪,人工智能中的机器学习等,也要慎重考虑。所谓热,那就是做的人也很多,竞争也很强,要想做到顶尖不容易。

另一个建议,对于做信号处理或图像处理方向的研究生来说,最好是结合具体的应用来选题。即“信号处理+”或“图像处理+”应用领域的模式。毕竟是工科研究生,解决了工程应用领域的瓶颈问题,也是创新,尽量避免搞纯粹的算法研究。

个人之见,仅供参考。

许强教授提出的“空-天-地”一体化的“三查”体系,由高精度遥感+InSAR的“普查”、机载LiDAR+无人机航拍的“详查”、地面调查核实的“核查”共同组成的“空地”一体化的“三查”体系,以此来突破传统灾害隐患排查的极限和瓶颈,从不同角度和尺度来提前识别和发现重大地质灾害隐患,发现后再针对具体情况加以主动防范。

 

相关报道文章:

■追踪提案:《关于充分利用高新技术进一步提升我国地质灾害防治能力的建议》

■提案人:住川全国政协委员、成都理工大学地质灾害防治与地质环境保护国家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 许强

提案缘由——

我国山地丘陵区约占国土面积的65%,地质条件复杂,崩塌、滑坡、泥石流等灾害隐患多、分布广、防范难度大,是世界上地质灾害最严重、受威胁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目前已查明地质灾害隐患点近30万处,严重威胁着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面对严峻复杂的地质灾害防治形势,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地方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相关部门密切配合,基层干部群众共同努力,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取得显著成效,但依然存在高位隐蔽性灾害隐患识别与排查遭遇瓶颈、监测预警存在误区、专业预警工作薄弱等问题。

提案建议——

构建“三查”体系,提升灾害隐患识别能力。建议尽快构建由高精度遥感+InSAR的“普查”、机载LiDAR+无人机航拍的“详查”、地面调查核实的“核查”共同组成的“空—天—地”一体化“三查”体系,以此突破传统灾害隐患排查的极限和瓶颈,从不同角度和尺度来提前识别和发现重大地质灾害隐患,发现后再针对具体情况加以主动防范。

强化专业监测预警,提升主动防灾能力。建立适合各类灾害的预警模型和判据,研发和构建地质灾害实时监测预警平台,逐步实现灾害的实时自动预警和信息发布,使专业监测预警在防灾减灾中发挥更大作用。待专业监测预警技术成熟后,再逐步将该技术扩大到群测群防监测点。

发展与整合相关产业,提升灾害应急救援能力。充分利用相关区域在航空业方面的良好基础和优势,探索“通用航空+应急救援”模式,大力发展基于通用航空的灾害应急抢险救灾、医疗救援等新兴产业,建立空中应急救援体系。建立基于大数据的灾害应急测绘、监测预警、应急指挥与救援统一平台,全面提升灾害应急救援能力。

明确防灾思路,提升灾害风险综合防控能力。对已查明和新发现的地质灾害隐患点进行编目建库、科学管理,对灾害隐患点进行定量风险评估和排序。开展防灾减灾理论研究和高新技术推广应用,使防灾关口前移,掌握防灾减灾的主动权。

提案背后——

2017年6月24日,阿坝州茂县叠溪镇新磨村突发山体高位垮塌。许强同成都理工大学的裴向军教授收到信息后,立即赶往现场提供技术服务。2016年,该山体2400米处曾被确定了一个隐患点,但2017年的塌方地点比已知隐患点高出近1000米。

在随后的救援中,为了排查是否存在新的隐患点,地质专家团队徒步行走13个小时,登上海拔3000多米的塌方顶点,果然发现两处危岩体。对于这两处重大的新生隐患,相关部门立即进行了应急处置。

许强开展救援服务时就已经在思考:靠人跑,只能发现一般人正常能够达到的范围内的隐患点,如果再高,人很难走上去,隐患点也就难以被发现。因此有必要采取一些高新技术进行初步探查,在此基础上再派人有目的地逐一排查。今年两会,许强提交了这件提案,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能尽快开展相关工作,提高我国地质灾害监测预警和防治水平。

许强:构建新“三查”体系创新地灾防治新机制

“九寨沟等旅游区的地灾防治是我们一个关注的重点”全国政协委员、成都理工大学地质灾害防治与地质环境保护国家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许强教授告诉记者,“要建立地质灾害、地震灾害、山洪灾害、火灾预警的多灾中预警,还要有生态化的地灾防治理念。”

许强教授向记者介绍道,中国是世界上地质灾害最严重、受威胁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已查明地质灾害隐患点近30万处,威胁近2000万人和5000亿元财产的安全。

面对严峻复杂的地质灾害防治形势,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地方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相关部门密切配合,全国国土资源系统和基层干部群众共同努力,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取得显著成效。但也依然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高地震风险山区城镇仍面临重大威胁,高位隐蔽性灾害隐患识别与排查遭遇瓶颈,监测预警存在误区、专业预警工作亟待加强等问题。“高位隐蔽性灾害隐患是指灾害源区地处高位且植被覆盖严重,具有高位、高度隐蔽性的特点,人员难以达到。”

如何突破上述防灾救灾减灾瓶颈,破解防灾救灾减灾难题。许强教授认为需要引入现代高新技术和新理念,创新灾害防治管理新机制,构建新型防灾救灾减灾体系,才能突破传统的调查排查极限,变被动应急救灾为主动预防,转守为攻,提升地质灾害综合防范能力和水平,将灾害风险控制在可接受水平。为此许强教授提出四点针对性建议:

构建“三查”体系,提升灾害隐患识别能力

近年来,日本、我国台湾等在运用对地观测技术进行大型滑坡隐患的早期识别方面取得了较好的实效,我们应抓紧研究和推广应用。建议我国应尽快构建由高精度遥感+InSAR的“普查”、机载LiDAR+无人机航拍的“详查”、地面调查核实的“核查”共同组成的“空-天-地”一体化的“三查”体系,以此来突破传统灾害隐患排查的极限和瓶颈,从不同角度和尺度来提前识别和发现重大地质灾害隐患,发现后再针对具体情况加以主动防范。

强化专业监测预警,提升主动防灾能力

我国地质灾害点多面广,对所有隐患点都实施工程治理和避让搬迁是不现实的,其中大部分一般隐患点主要靠群测群防保证受威胁对象生命安全。专业监测预警可在灾害发生前发出预警信息,对危险区居民实施紧急疏散撤离,以此保证受威胁对象的生命安全。因此,除群测群防外,专业监测预警已逐渐成为国际上主动防止因灾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重要举措。对一些威胁人口较多、危害较大但短时期内尚不能通过工程治理或避让搬迁彻底消除隐患的重大地质灾害点,应尽快实施专业监测预警。同时,将全国已实施专业监测预警灾害点的监测数据统一集中管理,并结合气象监测资料和历史灾害数据,开展地质灾害监测预警理论研究,建立适合于我国各区各类灾害的预警模型和判据,研发和构建地质灾害实时监测预警平台,逐步实现灾害的实时自动预警和信息发布,使专业监测预警在防灾减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待专业监测预警技术成熟后,可逐步将专业监测预警技术扩大到群测群防监测点。

发展与整合相关产业,提升灾害应急救援能力

我国西部地区地形地貌条件异常复杂,一旦出现强震、极端天气、大型地质灾害等事件,很容易导致交通瘫痪,甚至形成与外界隔绝的“孤岛”。应充分利用相关区域在航空业方面的良好基础和优势,探索“通用航空+应急救援”模式,大力发展基于通用航空的灾害应急抢险救灾、医疗救援等新兴产业,建立空中应急救援体系。研发排危除险、道路快速清障、复杂环境应急救援、精准生命搜救等针对性、实用性强的专业应急救灾装备和智能救灾机器人。大力发展“大数据”产业,尽快建立基于大数据的灾害应急测绘、监测预警、应急指挥与救援统一平台,全面提升灾害应急救援能力。

明确防灾思路,提升灾害风险综合防控能力

抓重点,防大灾。建立地质灾害大数据平台,对已查明的和新发现的地质灾害隐患点进行编目建库和科学管理,对灾害隐患点进行定量风险评估和排序。政府防灾的重点应放在重点区域和重大隐患点上,尤其是背靠大山的重要城镇、人口聚集区,以及威胁人口众多的重大隐患点,只要重点地区重大隐患点得到有效控制和消除,便可大幅度降低因灾伤亡人数和财产损失。

抓协同,防风险。群防和技防各有优势,互为补充,不能相互取代和顾此失彼。技防主要用于识别和防范“大灾”,而群防则在防范点多面广的一般性灾害独具优势,应“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通过进一步“织牢群防网,织密技防网”,全面防范和降低和灾害风险。

最后,许强教授说,“未来,还要进一步加强地灾防治方面的人才培养,以及地灾数据共享,才能达到与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地灾防治能力。”